南充律师
权威律师 快速咨询 全程保密 省心省力

当前位置: 成都律师 > 法律知识 > 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罪犯怎么追究刑事责任?

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罪犯怎么追究刑事责任?

日期:03-16 10:41

      人体器官是组成人的要件,人的每个器官都是缺一不可的,但是有些不法分子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用各种方式诈骗暴力夺取他人器官。甚至也有一些是有组织的行为,那么,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罪犯怎么追究刑事责任?接下来由小编为您解析这一相关方面问题,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欢迎到本站相关专业的律师进行专业领域的问题解析。


                                       

19_副本

一、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1、根据刑法第234条之一的规定,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由于本罪是侵犯身体健康的犯罪,所以,情节严重包括以下两种情形:

(1)被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人数较多;

(2)导致出卖者死亡或者身体遭受严重伤害。

刑法将本罪规定在故意伤害罪与过失致人重伤罪之间,意味着本罪的法益与故意伤害罪的法益相同。但是,如果认为本罪的法益是他人生理机能的健全或者人体器官的完整性,那么,只要有被害人的真实承诺,组织出卖他人器官用于移植的行为,便阻却违法性,因而不成立本罪。

3、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

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未经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的器官,或者强迫、欺骗他人捐献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违背本人生前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或者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违反国家规定,违背其近亲属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三百零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情节严重有哪些

就目前来讲,司法实践中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把握,具备其一即符合“情节严重”:

(1)3次以上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

(2)组织10人以上出卖人体器官的;

(3)组织出卖人体器官过失致人重伤、死亡的;

(4)采取拘禁、强迫、欺骗等手段,迫使他人同意出卖器官的;

(5)组织他人跨国进行器官移植的;

(6)组织出卖人体器官非法获利数额达20万元以上的;

(7)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中的“组织”行为并不受手段的限制,无论是供体积极寻求出卖,还是在欺骗、利诱、强迫等手段下被迫同意出卖,只要供体最终同意出卖器官即构成本罪。只有在供体不同意而强行摘取时,才转化为其他罪名。还需注意的是,对本罪“组织”行为的认定不存在人数上的限制。即使只组织一人或为一人“牵线搭桥”后即被查处,也构成本罪,只是在量刑上有所不同。

案例:

2010年3月至2012年3月5日间,被告人李矿伟雇请被告人沈某甲、杨某甲,被告人张永忠雇请“吐鲁番”、“老虎”(均另案处理)分别通过在互联网上发布收买人体肾脏的信息,当以每只肾脏4万元价格与供体(卖肾者)谈妥后,被告人李矿伟、张永忠先后租用漳州市芗城区大通北路62号、胜利东路胜利大厦607室、龙海市龙盛花园3幢905室等处租房对供体进行集中管理,并组织体检,后将体检信息交给谢庆祥(已判决),由谢庆祥对供体与受体的体检信息进行对比配型,配型成功后,谢庆祥让受体往其指定银行帐号汇入7-7.5万元的中介费和4.5万元的手术费,后组织被告人丁俊杭、黄某甲、何某甲等医生先后在漳州市龙文区仁和医院、被告人曾龙凤与杨世亮签订承租的漳州市芗城区浦南镇浦林村租房等地对供体、受体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手术器械及医疗设备都由被告人曾龙凤向漳州市科迪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等公司购买。在此期间,被告人曾龙凤负责接送供体,并提供协议书给供体签协议,被告人陈某甲负责接送受体并管理,手术后,受体被送到被告人李矿伟、丁俊杭和谢庆祥、尹朝林(另案处理)合伙承包的漳州市金峰医院四楼外三科病房进行康复治疗,谢庆祥将7-7.5万元汇入李矿伟、张永忠开设的银行帐户,再转一部分支付给供体。至案发时,李矿伟、张永忠、丁俊杭、何某甲、黄某甲等被查获的组织非法肾脏移植手术达19例。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上诉人丁俊杭及其辩护人提出丁俊杭不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上诉人张永忠及其辩护人提出应区分张永忠与李矿伟各自参与的犯罪事实分别处罚以及上诉人李矿伟、丁俊杭、何某甲、黄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本案不应定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情节严重”等诉辩意见。经查,本案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在犯罪中分工明确,组织严密,从网上发布肾源信息,招募、管理供体,再安排体检、配型,到接送、实施麻醉、手术等,每个环节都不可或缺,形成密不可分的共同犯罪形态,属于共同犯罪,均应受到刑法处罚。该犯罪团伙利用互联网等手段发布购买肾源信息、影响范围广、犯罪时间跨度长达2年,查证属实的非法肾移植手术达19例,本案应属于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情节严重的情形。上诉人李矿伟、张永忠、丁俊杭、何某甲、黄某甲及其辩护人的该节诉辩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丁俊杭、张永忠及其辩护人提出上诉人丁俊杭、张永忠应认定为从犯的诉辩意见。经查,麻醉系肾移植手术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丁俊杭系本案的麻醉医师,参与了本案每一起非法肾移植手术,且拥有该犯罪团伙租赁的、专门用于治疗肾移植术后人员的漳州市金峰医院病房股份,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上诉人张永忠以牟利为目的,雇请他人在互联网上发布需求肾源信息,招募自愿出卖肾脏的人员,集中管理,并安排体检、配型,在共同犯罪中亦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上诉人丁俊杭、张永忠及其辩护人的该节诉辩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上诉人李矿伟、张永忠以牟利为目的,雇请他人在互联网上发布需求肾源信息,招募自愿出卖肾脏的人员,集中管理,并安排体检、配型;上诉人曾龙凤、杨某甲、原审被告人沈某甲、陈某甲分别为上诉人李矿伟、张永忠等人招募,管理、接送供体和受体;上诉人丁俊杭、何某甲、黄某甲受他人纠集跟随手术,为多名供体摘除了肾脏并出卖,组织肾脏移植手术,情节严重,前述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系共同犯罪。

【实务观点③】明知他人从事非法出卖人体器官,仍协助参与肾脏移植手术,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以上就是有关用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的刑事责任,如果有什么问题,您可以找相关律师帮忙处理,以上就是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TOP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31 Second.